团购越多赔得越多 临沂50余家ktv集体退出美团-wh60a

  “我们整个兰山区只有几家KTV能使用团购券。”1月23日中午,从外地返乡过年的临沂兰山区市民王宇(化名)在和同学聚会后,本想从手机上团购个KTV唱券继续唱歌,却突然发现自己所在的兰山区名气较大的KTV似乎一夜间都从美团上“下架”了,只有个别娱乐会所在白天场可继续使用团购券。

  当地一位业内人士向爆三样(微信号:sdbaosanyang)的样哥爆料,从去年12月开始,临沂市已有50余家KTV陆续退出了美团团购,范围波及除罗庄区和河东区外的临沂市其他一区九县。春节长假将近,这时本应是KTV客人供不应求的时候,为何这些商家选择在此时退出?临沂市KTV协会会长王鸿咏告诉样哥,当地KTV这样做主要是他们都在赔钱干团购,如果再不及时止血,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团得越多赔得越多。


  文 | 无忌

  美团将提点数提至12%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

  “如果不是美团去年一下子将KTV团购券的提点数提至12%,很多商家可能还在犹豫是否要退出。”王鸿咏说,提点12%意味着,顾客通过团购形式每消费百元,就要给美团12元的回扣。“团购本来就赔钱,如果再拿出12块钱给美团,商家根本没法活。”

  据临沂“台北纯K”KTV的老板叶华透露,事情之所以闹到这一步,跟美团一家独大有很大关系。“2008年前后团购刚兴起时竞争激烈,团购平台给商家的提点几乎都在3%以下,后来才逐渐涨到6%、8%甚至10%。”叶华说,一开始团购平台对各家KTV的提点数也不一样,但是自从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后,没有了竞争对手的美团越来越强势,直到去年下半年,美团对临沂市所有KTV的提点统一为12%。

  即便在当地KTV行业里数一数二的“台北纯K”,也仅是能在12%的基础上再降2%。“降这2%对于我来说,也不过是杯水车薪,根本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。”叶华说,随着娱乐行业越来越多元化,KTV业绩开始出现下滑趋势,再加上美团的提价,矛盾终于在2016年底爆发。

  2016年12月下旬,“好乐迪”沂南店等率先向美团提出了下线要求。紧接着,临沂市70多家KTV店铺自发成立了临沂KTV协会。在协会牵头下,1月17日,临沂市兰山区、郯城、费县、沂南、蒙阴等一区九县的绝大部分中型以上KTV都选择了退出美团团购。

  样哥今天登陆美团团购搜索临沂KTV发现,截至目前,美团网站上仅有36家临沂KTV推出团购优惠券,其中一大半集中在罗庄区和河东区。“我们正在积极给河东区和罗庄区的几家不愿下线的大型KTV负责人做工作,一旦达成一致,临沂中型以上KTV基本都会下线。”

  赔钱拉客,团购平台已成同行间价格战的战场

  除了提点较高外,让这些商家下定决心与美团“决裂”的另一个原因是,商家们认为美团缺乏一个合理的价格监管体系。“在这个平台上,美团划定了一个最高的价格线,所有KTV定价都不能超过这个线。”王鸿咏说,如果大家都按照这个最高线来执行,和那些刚开的新店比起来,多年的老店几乎没有了生存的空间,所以老店为了吸引顾客,只能以更优惠的团购价格去招揽客人。

  “久而久之,这个行业就形成了恶性竞争。”最先下决心退出美团的好乐迪沂南店负责人孙阳给样哥算了一笔账,像他们这种中型以上的KTV每天的运营成本最少也要5000多元,临沂市区同等规模的店至少也得8000元。但是因为同行在团购平台大打价格战,团购价格一降再降,去年上半年有一段时间甚至出现了3元欢唱三小时的活动。“每小时1元钱,别说其他成本,但电费成本都不够。”孙阳无奈地说。

  也许是意识到这种经营存在问题,去年美团针对临沂市KTV团购价格作出了调整,市区白天场为29.9元/3小时,晚间场为45元/3小时。不过即使这样,包括叶华、孙阳在内的诸多KTV老板仍觉得赔本。

  临沂市KTV协会秘书长高进说,他在兰山区有一家100余个房间的KTV,即使每晚这100个房间都爆满,一晚上下来也才收入4500元,还不足每天运营成本的一半。

  之前谁都不肯先放弃团购,为了缩减成本,KTV老板们只能从裁员开始。“我们高峰时一家店有60多个员工,而现在只有17个人,以前每家店标配两个网管、两个电工,如今这些活都由一个人挑。” 坐落在临沂市兰山区中心商圈的芭缇亚KTV店长孙凤民告诉样哥,受团购的冲击,夜场时过去是一个服务员服务两三个房间,现在是一个服务员服务六到七个房间。而且为了节省成本,店里白天场只安排一个服务员,服务所有包厢。

  不过,自从美团下线后,这些KTV老板的生意也开始逐渐好转。以叶华的“台北纯K”为例,下线的这一个星期,台北纯K每天的营业额上涨了3000元。“当我们都停止恶性竞争,从以往的价格竞争转为服务品质竞争时,企业才能真正发展起来。”

  停止了团购后,好乐迪沂南店的老板孙阳正在盘算着春节之后就停业施工。“大家今后不打价格战了,都靠服务和音箱的品质了,我还是对这个行业有信心。”孙阳笑着说。(转载请注明来源并转载包括二维码在内的所有内容)


相关的主题文章: